首页

搜索繁体

第二九九章 计谋败露 (3)

    当时,按照钦宗的意思,是要把金国使团除了萧仲恭之外的人都扣押起来。这样显然不行,把其他人都扣留起来,萧仲恭回国后也无法给金太宗完颜吴乞买交代。于是,萧仲恭编了个谎,说要把那些人带到太原去,由驻守太原的金国大将耶律余睹悉数斩首,祭旗起事,以壮声势。

    钦宗见说,大喜。

    随即,萧仲恭与秦桧一道告退出宫。

    出了皇宫,萧仲恭对秦桧说道:“秦大人,事既确定,宜早不宜迟,迟则生变;以在下之意,当立即启程,前往太原。在下就此向请大人清辞。”秦桧道:“萧大人所言极是,请速回馆,收拾起程。”当即,萧仲恭与秦桧辞别,赶回驿站。

    萧仲恭回到馆驿,副使塔拉等人均来到大堂,拜见主使萧仲恭。萧仲恭不便向塔拉等人述说详情,遂装出满脸喜色,高声说道:“喜事!喜事!”塔拉等人见萧仲恭满脸喜色,知道事情办得顺利,遂也满脸喜色,望向萧仲恭。萧仲恭看着塔拉等人道:“本使随宋国中丞御史秦大人入宫进殿,拜见了宋国皇帝。宋国皇帝对本使甚是尊重,言辞极是诚恳。宋帝亲口表示,金宋合约当完全遵照执行,答应的赔偿金帛当于月内启运宋金边境;中山、河间二镇也将于月内交割。”塔拉见说,兴奋说道:“即使如此,咱们即速返国,禀告主子,安排接收及交割之事。”

    萧仲恭道:“是啊!是啊!事已办毕,本使也欲即速返国,拜见圣上,禀告相关情况,好安排官员接收交割,可谓归心似箭,一刻都不愿耽误;只是本使率团出使宋国临行之前,圣上专门召见本使,旨令本使在完成宋国使命后,转到太原,督查太原防务,然后返回上京,一并禀告。”

    塔拉见说,想了想后道:“主使在上,以卑职之见,不如分为两路,你带数人前往太原,督查太原防务;我带数人直接返国,禀告圣上,两相不误。”萧仲恭道:“副使所言极是。本使拜见宋国皇帝时,已将行程明告宋廷,希望给予关照。目今,我等在宋国境内,行动甚不方便,恐宋国也有安排,会护送我等离境。”塔拉及其他人见萧仲恭如此说,也不好再说什么,遂七嘴八舌地说道:“全由主使大人安排,我等遵令。”萧仲恭道:“好!抓紧收拾行装,我们今日便启程,前往太原。”其他人遂出了大厅,各自收拾行装去了。

    收拾好行装,萧仲恭等人出了驿站,见外面一排儿站着四五十员大宋马军。萧仲恭大吃一惊。大宋马军中,一将跳下马,来到萧仲恭面前,弯腰一揖,问道:“敢问是萧主使吧?”萧仲恭点头答道:“正是!”随即又问道:“本使率团出使贵国,已完成相关使命,正欲返国。请问,将军率兵马于此,乃是何意?”那将又弯腰一揖道:“奉我朝兵马司之令,护送贵使团离境,一面遭到本朝兵民骚扰。”

    萧仲恭心里清楚,这是宋廷专门派来押送自己去太原的。萧仲恭轻微一些,问道:“敢问将军尊姓大名?”那将答道:“末将姓张名青。”萧仲恭道:“那就有劳将军了。”说毕,萧仲恭转身,招呼塔拉等人道:“出发!”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在萧仲恭出发去太原时会来一队马军护送萧仲恭一行?原来,钦宗、秦桧等人人不放心萧仲恭,怕萧仲恭不去太原,直接返回金国,故此派出一支马军,监押着萧仲恭一行前往太原。

    大宋马军伴随着萧仲恭等十余人,策马向太原方向驰去。经过四天四夜兼行,一行人来到了太原城下。张青策马来到萧仲恭马前,弯腰一拜道:“末将护送贵使抵达太原城下,任务已完成,末将就此告辞。”萧仲恭心想,来都来了,怎么能让你全身而回?萧仲恭嘿嘿一笑道:“卑使前来太原,张将军一路护送,甚是辛苦。目今已至太原城下,张将军不妨与卑使一同入城,卑使设宴专请张将军,以表谢意。”

    这一路上,的确辛苦,餐风露宿,没吃上一顿好的,也没喝上一碗酒,真是个苦差事;如今,已抵太原城下,金国贵使又邀请入城,设宴款待,何乐而不为?张青心有所动,又不好意思答应,遂推辞道:“虽是贵使热情邀请,然贵使为金国使臣,末将为大宋兵士,分属于两国,现随贵使入城,恐多有不便。”张青之意乃是怕萧仲恭不方便,并没想到其他方面的不方便。这个时候,萧仲恭已经想好了,要拿张青等人的性命向金国及耶律余睹表白自己,所以更加之意地说道:“张将军此话说的见外了。这一路来,你我之间,亲如兄弟,张将军对卑使之照顾,甚是周到,卑使感激不尽。目今已达太原城下,守城之耶律将军与本使皆为辽人,又是亲戚,到了太原,宛如到了家里,卑使焉有不尽地主之谊的?张将军莫要推辞,且随本使进城,一切皆在卑使身上。”张青见说,转首去看其他马兵。那些马兵车马劳顿,也想着饱餐一顿,大吃大喝呢,生怕张青给拒绝了心里正急,见张青转首望过来,皆点首道:“既是贵使热情邀请,怎好勃了贵使的面子?!不如随贵使入城,略微一吃,了却贵使心愿。”萧仲恭笑道:“这就对了嘛!”张青遂顺水推舟道:“既是如此,那就多劳贵使了,末将感激不尽。”萧仲恭想让道:“张将军请!”张青谦让道:“贵使请!”

    一行人策马来到城门下。使团中一人策马向前,冲城门楼上喊道:“钦差使宋主使萧大人督查太原防务,速放吊桥,大开城门,列队迎候!”城楼上一将挺枪站立,往下看来,见除了萧仲恭等十余人金人装扮外,尚有宋朝马军数十人,遂问道:“那位是钦差使宋主使萧大人?”萧仲恭见问,策马上前,望上说道:“吾乃钦差使宋主使萧仲恭。受吾皇委派,使宋之余,前往太原,督查防务。”城头那将望萧仲恭一拜后又问道:“萧大人既是使宋主使,缘何有南朝马军相随?末将受令守城,不得主将之令,恕难开门相迎。”萧仲恭道:“将军唯上官之令是从,足见太原防务之严谨,很好!速通报耶律将军,只说萧仲恭求见即可。”那将双手抱拳,道一声:“遵令!”闪身下城楼去了。萧仲恭与张青闲聊道:“没主帅之令,守将不敢擅开城门。”张青道:“那是,那是,换成末将,也不敢擅开城门。”萧仲恭道:“军民之区别即在于此。”张青点头道是。

    萧仲恭、张青二人正先聊着,城楼上三声炮响,城门大开,里面策马出来一员大将,身后跟着百十名马军,皆全副武装,甚是威武。“吱吱扭扭”声中,吊桥放下,那员大将策马过来,从马背上跳将下来,趋身来到萧仲恭马前。来将正是金国太原留守元帅耶律余睹。萧仲恭见耶律余睹到来,慌忙从马上下来。张青等人也皆从马上下来。萧仲恭忙向耶律余睹施礼,高声说道:“耶律元帅一向可好?”耶律余睹急忙上前,执住萧仲恭之手道:“多谢萧主使牵挂,本帅一向均好。萧主使出使宋国,一向皆好?”萧仲恭答道:“好!好!”萧仲恭在回答耶律余睹问话的同时,见耶律余睹暗中望向张青等宋军,急忙介绍道:“此乃南朝兵马司张将军。南朝皇帝待我甚遵,事情也办得顺利,因怕本使返国途中,遭受侵扰,遂派张将军一路护送,遂得以安全抵达。这一路,有劳张将军了。”耶律余睹见说,忙向张青施礼道:“多谢张将军。”张青也忙回礼道:“此乃末将责任使然,无需道谢。”萧仲恭道:“张将军一路劳顿,本使特邀张将军一同进城,设宴款待,待补充粮草,养精蓄锐后,再返程不迟。”说着,给耶律余睹使眼色。耶律余睹虽不明白萧仲恭使眼色是什么意思,心里清楚萧仲恭如此做,必有缘由,遂高声说道:“应该!应该!请张将军一同入城。”

    萧仲恭、张青相让着说道:“元帅请!”

    耶律余睹、萧仲恭及张青等一同进入城门。

    城门在吱吱扭扭声中关闭了起来。

    萧仲恭、耶律余睹、张青策马走在前面,金国使团副使塔拉及其他成员紧跟其后,再后面是张青带来的数十名宋朝马军。萧仲恭转首对耶律余睹说道:“本使恭请元帅先安排张将军歇息,好生关照,不可怠慢。”耶律余睹道:“两罐交战,不斩来使。张将军乃客人,自然是要周到安排,岂可怠慢?!”说着,转首对身边一将说道:“先安排张将军一行歇息,稍候设宴款待,不得怠慢!”那将高声答道:“得令!”

    萧仲恭遂对张青说道:“张将军,本使与耶律元帅有要是相商,暂时不能陪伴,望见谅。”张青道:“贵使只管忙自己的,我们先歇息便是,贵使无需牵挂。”萧仲恭道:“见谅,见谅。”随即,那将招呼张青道:“张将军请随我来。”说毕,带着张青及数十员宋朝马军歇息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