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搜索繁体

半路埋伏

    不夜侯。

    洪九到时,茶楼刚刚打烊,刚同安知闲和安南风见了礼,风潇然便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「听说你家小姐,想出卖我天机门的堂口?」

    本就担心风潇然会错意,对林锦颜生出误会的洪九,当下更觉这一趟来的极对:

    「风少主可别乱说,天机门收钱不做事,小姐只是想以初尘当铺有好物件的由头,引人去当铺转转罢了,丝毫没想过要提及天机门。」

    风潇然自顾自坐下:

    「哼,晚两天罢了,谁说没做事?算她识相,还知道老虎的屁股摸不得。」

    安知闲冲洪九招手,示意她落座:

    「你使性子也要有个度,天机门的正事,怎能当做儿戏?」

    风潇然接过竹青递来的茶水:

    「你自然是向着她。可你别忘了,她查的可是程家所有人所有事,你确定都要让她知道?」

    安知闲沉默片刻:

    「个别人,她不知道,也无妨。」

    风潇然掏出怀中厚厚的信封,扔给竹青:

    「算你还未完全昏头。我知道洪九既然传了话,就算我不给,你也会把消息给那小狐狸。与其让你做人情,不如我赚她一笔银子。」

    见安知闲接过竹青手中的信封,打开细看,风潇然端杯慢饮:

    「放心好了,我可不是你,不该她知道的那个人,这上面可没有。」

    洪九朝安南风那边倾斜,小声问道:

    「安叔,谁啊?还不能让小姐知道?」

    安南风摇头:「你去问主子或是风少主。」

    洪九坐直身子腹诽:不想说就不说嘛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僻静巷弄里。